IPO案例:追溯退回以前年度超额分红,原因及合理性,是否存在违反《公司法》等法规情形,被处罚的风险,整改措施充分性、内控度有效性

发布时间:

2022-11-29

分享到:


问询问题

根据申报材料:
2020 年 5 月 29 日,发行人召开股东会审议通过《关于变更公司 2018 年度利润分配方案的议案》,议案将 2018 年度利润分配金额由 4,124.73 万元调整为2,400 万元。
请发行人说明有关超额分红退回事项的原因,相关超额分红事项是否存在违反《公司法》等相关法律法规的情形,是否存在被处罚的风险,相关整改措施的充分性、内部控制制度的有效性。
 

问询回复

一、 有关超额分红退回事项的原因

根据《股东会决议》( [2019]字第 001 号)、《股东会决议》( [2019]字第 002号),北方有限于 2019 年 3 月 28 日、 2019 年 9 月 27 日召开股东会,会议审议同意按照“辽光会审[2019]第 149 号”《审计报告》分配利润合计 41,247,268.92元1。根据前述股东会决议,截至 2020 年 2 月 17 日,北方有限已向各股东实际支付扣除个人所得税后的分红款合计 23,242,946.90 元。

因会计差错调整及会计政策变更等原因,北方有限对以前年度财务报表进行了追溯调整,造成公司截至 2018 年底的未分配利润少于股东会审议通过的利润分配金额,进而导致出现超额分红的情形。为对上述情形予以规范,北方有限于 2020 年 5 月 29 日召开股东会审议通过《关于变更公司 2018 年度利润分配方案的议案》,将 2018 年度利润分配金额由41,247,268.92 元调整为 24,000,000 元。利润分配方案变更后,北方有限应向各股东支付的扣除个人所得税后的分红款为 19,200,000 元,即公司向股东实际多支付扣除个人所得税后的分红款 4,042,946.90 元。截至 2020 年 12 月 31 日,杨丽春和张健楠已向发行人退回超额分红款 4,042,946.90 元并支付相应资金占用费96,483.37 元

二、 相关超额分红事项不存在违反《公司法》等相关法律法规的情形,不存在被处罚的风险

经查验,发行人相关超额分红事项不存在违反《公司法》等法律法规的情形,具体原因如下:

1、发行人超额分红系因以前年度财务报表追溯调整所致,不属于发行人股东主观故意或恶意行为。北方有限原分红方案系根据“辽光会审[2019]第 149 号”《审计报告》制订且经股东会审议通过,不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十二条1规定的抽逃出资情形,未违反《公司法》第三十五条2之规定。

2、 根据“辽光会审[2019]第 149 号”《审计报告》及北方有限调整后的财务报表,截至 2018 年 12 月 31 日,北方有限追溯调整前后的盈余公积均达到注册资本的 50%以上,且均不存在未弥补亏损,故原分红方案不存在“在公司弥补亏损和提取法定公积金之前向股东分配利润” 的情形,未违反《公司法》第一百六十六条3之规定。

3、根据沈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出具的《证明》,发行人自成立日起至 2022年 7 月 7 日止,未发现存在行政处罚信息、严重违法失信信息和经营异常信息记录。

综上所述, 保荐机构、 发行人律师认为,相关超额分红事项不存在违反《公司法》等相关法律法规的情形,不存在被处罚的风险。

三、 相关整改措施的充分性、内部控制制度的有效性

截至 2020 年 12 月 31 日,杨丽春和张健楠已退回公司前述超额分红4,042,946.90 元及相应资金占用费 96,483.37 元,因利润分配方案变更导致的资金占用情况已消除。

发行人上述超额分红发生在报告期前期。经过保荐机构、 申报会计师和发行人律师的辅导培训,发行人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和管理层已树立规范公司治理的意识,了解内部控制在公司治理中的关键作用,发行人在报告期内未再次出现类似情形。截至报告期末,发行人已对不规范事项彻底规范清理,并建立了健全的内部控制制度,采取了具体的整改措施,以防止上述事项再次发生。容诚会计师已就本次发行上市事宜于 2022 年 9 月 6 日出具了“容诚专字[2022]100Z0299 号” 《内部控制鉴证报告》,根据该报告,发行人于 2022 年 6月 30 日按照《企业内部控制基本规范》和相关规定在所有重大方面保持了有效的财务报告内部控制。

据此, 保荐机构、 发行人律师认为,发行人已就超额分红事宜进行了充分整改,截至报告期末,发行人内部控制制度健全且被有效执行。    

 

注:本案例为北方实验创业板IPO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