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案例:现场督导发现部分大额资金支付未履行书面审批,相关内控整改;取现发放年终奖低于保荐工作报告金额原因,是否存在现金坐支

发布时间:

2022-12-26

分享到:


问询问题

根据保荐工作报告,公司存在现金发放员工年终奖的行为,金额分别为118.99 万元、 146.76 万元和 86.20 万元。
根据现场督导:······部分大额资金支付未履行书面审批程序。
请发行人说明:
发行人取现发放年终奖低于保荐工作报告所述三年累计金额的原因,是否存在现金坐支的行为,部分大额资金支付未履行书面审批程序的整改情况,资金管理相关内控是否健全有效。
【笔者:坐支是指企业未将现金收入送存银行而直接支付支出的行为。事实上,监管并未绝对禁止“现金坐支”,根据《现金管理暂行条例》,“因特殊情况需要坐支现金的,应当事先报经开户银行审查批准,由开户银行核定坐支范围和限额。坐支单位应当定期向开户银行报送坐支金额和使用情况”。】
 

问询回复

1、 发行人取现发放年终奖低于保荐工作报告所述三年累计金额的原因,是否存在现金坐支的行为

报告期内,公司存在现金发放员工年终奖的行为,具体情况如下:

发行人取现发放年终奖低于保荐工作报告所述三年累计金额的原因为 2019年 2 月现金年终奖 118.99 万元现金并非来源于公司银行取现,而是来源于 2019年初公司现金余额 100.19 万元及 2019 年 2 月叶加圣现金还款 20 万元。

根据国家颁布的《现金管理暂行条例》关于“ 开户单位支付现金可以从开户银行提取” 等相关规定,发行人 2020-2021 年从银行取现发放年终奖符合相关规定,不属于现金坐支行为。此外,公司 2019 年初现金余额及叶加圣现金还款涉及的相关现金均已缴存至公司财务并入账, 2019 年初发放 2018 年年终奖时从公司库存现金中进行支付,也进行了相应的会计处理,不存在现金坐支的行为。同时,中国人民银行合肥中心支行已出具无行政处罚记录的函,证明公司自 2019 年 1 月 1 日至 2022 年 7 月 7 日无行政处罚记录。此外,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针对上述行为出具兜底承诺,承诺如公司因上述现金年终奖发放行为被主管机关处罚,或与第三方产生纠纷、争议,给公司造成损失的,将予以全额补偿且在承担后不向公司追偿,保证公司不会因此遭受任何损失。

2、 部分大额资金支付未履行书面审批程序的整改情况,资金管理相关内控是否健全有效

(1) 公司具体整改过程

为进一步降低财务内控风险,公司对相关事项的具体整改过程如下:

①发行人于 2018 年建立了《经费报销制度》,对资金支付进行内部控制;2021 年 12 月建立了《财务管理制度》和《公司银行账户管理制度》完善了资金支付相关内部控制制度;并于 2022 年 7 月对《财务管理制度》和《公司银行账户管理制度》进行了修订,持续完善资金支付相关内部控制制度。

②公司已针对该不规范事项进行核查, 并按照财务规范要求进行了处理,2021 年 1 月后公司未再发生大额资金支付未履行书面审批程序的情形。

③为进一步加强大额资金支付管理,规范资金支付行为,由公司财务部起草,经公司内部管理层讨论、完善,于 2022 年 10 月新制定了《资金支付审批管理制度》 《现金管理制度》,对大额资金支付的审批程序及出纳人员的岗位职责等方面作出了进一步规定。

④公司加强了相关人员的法律法规学习,组织高级管理人员及财务人员等集中培训,深入学习《企业内部控制基本规范》《企业内部控制应用指引》《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上市公司自律监管规则适用指引第 1 号——规范运作》等法律法规以及公司《财务管理制度》《经费报销制度》《现金管理制度》 等资金使用、费用报销相关制度的相关规定,宣讲落实资金使用制度。

⑤公司在经营过程中加强对资金支出的流程控制和监督管理,规范大额资金支付、 薪酬发放与费用报销等付款管控流程,严格实施由经办人员发起并附完整单据、部门负责人审批、财务人员审核、财务负责人和公司总经理审批等内控流程,且规定须通过公司账户直接发放。

(2) 内控制度完善后实际运行情况

公司已严格制定了资金使用管理制度,在资金授权、批准、审验、责任追究等方面的管理更为严格和完整,修订和新增了《财务管理制度》《经费报销制度》《资金支付审批管理制度》 《现金管理制度》 等相关制度,建立了完善的资金管理内控制度,并得到有效执行, 未再发生大额资金支付未履行书面审批程序的现象。

综上,发行人已完成整改, 2021 年 1 月后公司未再发生大额资金支付未履行书面审批程序的情形,相关整改措施切实、有效, 资金管理相关内控健全有效。

 

 

注:本案例为埃科光电科创板IPO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