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行人民间借贷行为的合法合规性,从事借贷的资金来源及用途,是否存在从事类金融业务的行为

发布时间:

2023-02-14

分享到:


问询问题

申报材料显示:
 2019 年 3 月 19 日,发行人作为原告与被告东莞市盖瓷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盖瓷新能源”)、屈志伟因民间借贷发生纠纷; 2019 年 8 月12 日,法院判决盖瓷新能源、屈志伟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发行人偿还460.00 万元及利息。
请发行人:
说明民间借贷行为的合法合规性,报告期内从事借贷的资金来源及用途,是否存在从事类金融业务的行为,是否存在为第三方转贷的情形。
 

问询回复

一、民间借贷行为的合法合规性

富士有限于 2018 年初为扩展业务而与盖瓷新能源洽谈合作,后盖瓷新能源因业务向富士有限寻求资金帮助。2018 年 3 月,富士有限召开股东会并作出决议,同意向盖瓷新能源提供 460.00 万元借款以解决其经营资金困难,为促使双方合作顺利开展,未与盖瓷新能源就借款约定借款利息。于 2018 年 3 月 29 日、6 月 21 日和 9 月 27 日, 富士有限分别向盖瓷新能源提供 200.00 万元、 200.00 万元和 60.00 万元的借款,盖瓷新能源均出具借条。

根据当时有效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2015)》规定:“法人之间、其他组织之间以及它们相互之间为生产、经营需要订立的民间借贷合同,除存在合同法第五十二条、本规定第十四条规定的情形外,当事人主张民间借贷合同有效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和司法部《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规定:一、违反国家规定,未经监管部门批准,或者超越经营范围,以营利为目的,经常性地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发放贷款,扰乱金融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四)项的规定,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前款规定中的“经常性地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发放贷款”,是指 2 年内向不特定多人(包括单位和个人)以借款或其他名义出借资金 10 次以上。

公司向盖瓷新能源提供借款,均有盖瓷新能源确认,且该等借款均未约定借款利率,不存在当时有效的《合同法》第五十二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四条、第二十六条规定的合同无效或年利率超过 24.00%的情形;也不属于违反国家规定,未经监管部门批准,或者超越经营范围,以营利为目的的借贷行为;上述民间借贷行为发生在2018 年且报告期内不存在其他民间借贷行为, 公司向盖瓷新能源提供借款是偶发性的,不属于经常性地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发放贷款的情形;同时,根据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9)粤 0402 民初 3852 号民事判决书及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9)粤 04 民终 3373 号民事判决书认定,公司与盖瓷新能源民间借贷行为合法有效。

保荐人和发行人律师认为,发行人与盖瓷新能源的民间借贷行为合法合规。

二、报告期内从事借贷的资金来源及用途

根据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9)粤 0402民初 3852号民事判决书及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9)粤 04民终 3373号民事判决书查明事实,并经保荐人和发行人律师对发行人实际控制人访谈确认,并经核查,发行人于2018 年初为扩展业务而与盖瓷新能源洽谈合作,同年 3 月,盖瓷新能源因业务需要向发行人寻求资金帮助,发行人为促使双方顺利开展合作,以自有资金向盖瓷新能源提供借款。

三、是否存在从事类金融业务的行为

根据《再融资业务若干问题解答(2020 年 6 月修订)》规定:“除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批准从事金融业务的持牌机构为金融机构外,其他从事金融活动的机构均为类金融机构。类金融业务包括但不限于:融资租赁、商业保理和小贷业务等”。

如前所述, 公司与盖瓷新能源的民间借贷是基于双方业务合作背景下发生的行为, 为偶发性交易,且公司向盖瓷新能源提供借款系为帮助其解决经营资金周转需求,促进合作顺利开展,而非以营利目的而出借,因此公司提供借款时亦未约定借款利率。

公司长期从事铝制外观精密结构组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不存在以营利为目的,经常性地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发放贷款,或开展融资租赁、商业保理和小贷业务等类金融业务的情形。公司不存在从事类金融业务的行为。

四、是否存在为第三方转贷的情形

根据《首发业务若干问题解答(2020 修订)》规定:“为满足贷款银行受托支付要求,在无真实业务支持情况下,通过供应商等取得银行贷款或为客户提供银行贷款资金走账通道(简称“转贷” 行为)”。

经核查,公司所提供的资金均为其自有资金,不存在为第三方转贷的情形。

 

注:本案例为富士智能创业板IPO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