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换 3 家审计机构并频繁变更财务总监的原因,离任财务总监是否对在职期间财务报表及财务内控有异议,前后任CPA是否存在沟通受限

发布时间:

2023-05-10

分享到:


问询问题

2016 年 2 月至 2019 年 1 月向晖任发行人财务总监;2019 年 2 月郭英担任发行人财务总监;2020 年 8 月因个人原因辞去财务总监;同月于雷任发行人财
务总监至今。中天运会计师事务所向发行人提供 2015 年及 2016 年年报审计服务。中兴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向发行人提供 2017 年至 2019 年年报审计服务。2021 年 6 月 25 日,深交所受理发行人申请,容诚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为发行人申报会计师。
经查询市场公开资料,发行人于 2018 年 12 月 24 日发布会计政策变更公告,将不需安装产品收入确认时点由办妥发运手续并已发出商品变更为货物到达经客户签收无异议后确认。并对 2017 年年度财务报表进行更正,更正前发行人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 10,631.64万元、2,684.24万元,更正后发行人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 10,328.19 万元、 2,540.18 万元。2020 年度公司对 2018 年和 2019年原始财务报表进行会计差错更正,将仅负有调试义务产品收入确认时点由签收确认调整为调试义务完成并验收合格后确认。
请发行人说明: 
2015 年至今更换 3 家审计机构并频繁变更财务总监的原因,离任财务总监是否存在对在职期间发行人财务报表及财务内控存在异议,前后任注册会计师之间是否存在沟通受限情形;报告期内公司多次对收入确认事项进行会计政策变更及会计差错更正,结合上述情形说明公司是否存在会计基础薄弱的情形、与财务相关的内部控制制度是否得到有效执行。
 

问询回复

1、 2015 年至今更换审计机构的原因及前后任会计师的沟通

2017 年 11 月,公司根据业务发展的需要,为更好地推进审计工作,经充分论证及考虑,决定更换审计机构,聘请中兴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作为年度财务报告的审计机构。上述更换审计机构的事项, 在 2017 年 11 月 8 日已经公司第一届董事会第十一次会议及 2017 年 11 月 24 日第四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

2020 年 12 月,公司根据战略发展及首发上市需要,结合会计师事务所排名、项目组人员配置、 IPO 审计经验等因素,将审计机构由中兴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变更为容诚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上述更换审计机构的事项, 在 2020 年 12 月 29 日已经公司第二届董事会第十六次会议及 2021 年 1月 14 日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

根据《公司法》第一百六十九条规定,公司聘用、解聘承办公司审计业务的会计师事务所,依照公司章程的规定,由股东会、股东大会或者董事会决定。公司更换审计机构的程序符合《公司法》等相关法律法规的要求。

对于申报会计师在承接公司审计业务前根据《中国注册会计师审计准则第1153 号——前任注册会计师与后任注册会计师的沟通》 的相关规定与前任注册会计师进行的沟通, 沟通内容主要包括:(1) 是否发现公司管理层存在正直和诚信方面的问题;(2) 是否与公司管理层在重大会计、审计等问题上存在意见分歧;(3) 是否存在与公司治理层沟通的管理层舞弊、违反法规行为以及值得关注的内部控制缺陷;(4) 公司变更会计师事务所的原因。公司以书面方式授权中兴华会计师事务所对申报会计师的询问作出充分答复,未限制答复的范围,不存在对前后任审计机构之间的沟通进行限制的情形。

中兴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 亦根据《中国注册会计师审计准则第1153 号——前任注册会计师与后任注册会计师的沟通》 对申报会计师向其发出的《沟通函》进行书面回复, 并确认:(1)未发现公司管理层存在正直和诚信方面的问题;(2) 与公司管理层在重大会计、审计等问题上不存在意见分歧;(3)不存在与公司治理层沟通的管理层舞弊、违反法规行为以及值得关注的内部控制缺陷;(4) 公司基于战略发展和首发上市的需求更换审计机构。

2、 2015 年至今变更财务总监的原因及离任财务总监对在职期间财务报表及财务内控的意见

2019 年 2 月,根据经营发展需要和人才选聘机制,公司任命原财务总监向晖女士为公司总经理并任职至今,向晖女士随之辞去财务总监职务;同时考虑郭英女士已在公司财务部门任职多年,具有丰富的财务工作经验及专业胜任能力,由郭英女士接任财务总监一职。

2020 年 7 月,公司启动上市计划,为了更好地推进后续 IPO 事宜,公司考虑聘任具有丰富证券市场相关经验的财务人员负责公司财务工作,于是聘任在上会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工作多年的于雷先生担任公司财务总监(于雷先生在上会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任职期间未向公司提供审计、咨询等相关服务),郭英女士随之辞去财务总监职务并担任公司财务经理至今。

向晖女士 1998 年 12 月至 2016 年 1 月,历任亚华有限员工、财务总监;2016年 2 月至 2019 年 1 月,任公司董事、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财务总监;2019年 2 月至今,任公司董事、总经理。

郭英女士 1998 年 12 月至 2016 年 1 月, 历任亚华有限员工、财务经理;2016年 2 月至 2020 年 7 月,历任公司财务经理、财务总监;2020 年 8 月至今,任公司财务经理。

综上所述,公司财务总监的变动主要系公司内部人员职务的调整,前任财务总监向晖女士及郭英女士 1998 年至今均在公司就职,其对担任财务总监期间公司财务报表及财务内控不存在异议。

3、收入确认相关的会计政策变更及会计差错更正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

2018 年度,发行人对收入确认相关的会计政策进行变更并对 2017 年度的财务报告进行差错更正,具体如下:对于不需要安装的商品销售,原会计政策为:办妥发运手续并已发出商品后确认销售收入;变更后的会计政策为:货物到达,经客户签收无异议后确认销售收入。

2020 年度,发行人对 2018 年度及 2019 年度财务报告中的收入跨期事项进行了差错更正,具体如下:对于不负有安装义务、仅负有调试或调试指导义务的商品销售,在原始财务报表中,公司于客户签收无异议后确认销售收入。对于不负有安装义务,仍负有调试或调试指导义务的商品销售,由于相关产品在安装、调试完毕之前,仍无法实现合同约定的全部功能,只有在安装、调试完毕以后,商品控制权才完全转移。因此,对于负有安装及调试义务和仅负有调试义务、技术指导义务或者调试指导义务的商品销售,公司管理层将收入确认时点统一为:在安装调试完毕并经客户验收合格后,控制权转移,确认销售收入。

2018 年度和 2020 年度收入确认相关会计政策的变更均是公司管理层对商品所有权上的主要风险和报酬转移的判断, 以期能更客观、准确、真实地反映公司的财务状况和经营成果。2020 年度,公司收入确认相关政策进行变更后, 与来邦科技、思创医惠、荣科科技等同行业可比公司不存在重大差异, 公司财务报表相较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具有更强的可比性,收入的确认依据充分,财务报表能够提供更可靠、更相关的会计信息,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

2018 年度和 2020 年度,公司收入确认政策变更对收入的影响如下:

公司主要从事医院智能通讯交互系统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最终应用于医院等医疗机构,根据合同规定,对于公司负有安装调试义务的商品销售,在安装调试完毕并经客户验收合格后确认销售收入,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此外,公司进行上述差错更正后的收入确认政策与来邦科技、思创医惠、荣科科技等同行业可比公司不存在重大差异。

报告期内,公司差错更正事项系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的要求,旨在调整后提供更可靠、更相关的会计信息,符合专业审慎的原则。差错更正后,公司财务报表相较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具有更强的可比性,收入的确认依据充分,收入确认、 成本转与相关业务相匹配,成本与费用分配更合理;财务报表能够提供更可靠、更相关的会计信息,发行人对原始报表的调整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上述收入确认相关的会计差错更正事项涉及公司2018年度和2019年度的财务报告,自公司 2020 年 9 月正式进入 IPO 申报辅导和规范期以来,已对 2018年度及2019年度差错进行更正,自2020年度起,公司财务报表不存在会计差错,申报财务报表与原始财务报表不存在差异。

4、公司不存在会计基础工作薄弱和内控缺失的情形

(1)收入确认政策变更和前期差错更正符合首发问答的要求

公司收入确认相关的会计差错更正事项属于申报前发现的不规范、不谨慎的会计处理事项,公司已进行恰当的调整,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第 28 号——会计政策、会计估计变更和会计差错更正》和相关审计准则的规定。经前期差错更正后,公司申报财务报表能够公允地反映公司的财务状况、经营成果和现金流量,不属于《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首次公开发行上市审核问答》问题 28 中关于“会计差错更正的时间和范围,是否反映发行人存在故意遗漏或虚构交易、事项或者其他重要信息,滥用会计政策或者会计估计,操纵、伪造或篡改编制财务报表所依据的会计记录等情形”。

(2)收入确认政策变更和前期差错更正旨在调整后能够提供更可靠、更相关的会计信息

公司前期会计差错更正事项主要是对收入确认时点的判断和认定问题,旨在调整后能够提供更可靠、更相关的会计信息,相关事项不属于与内部控制制度相关的差错,亦不属于由于人为主观因素造成的差错。公司不存在故意遗漏或虚构交易、事项或者其他重要信息,滥用会计政策或者会计估计,操纵、伪造或篡改编制财务报表所依据的会计记录等情形。自 2020 年度起,公司财务报表不存在重大会计差错,申报财务报表与原始财务报表不存在差异。因此,公司不存在会计基础工作薄弱和内控缺失的情形。

(3)收入确认政策变更和前期差错更正已充分披露

根据首发申报要求,申报会计师对公司编制的原始利润表与申报利润表的差异比较表以及上述差异比较表的差异情况说明出具了鉴证报告。同时,公司亦已对前期会计差错事项在招股说明书中进行充分披露。

综上所述,报告期内,公司使用统一的财务核算系统,账目清晰、账实一致,不同岗位会计人员具备相应的专业胜任能力、不存在违反职业道德等事项。公司会计基础工作规范,公司财务报告相关的内控制度设计完善且执行有效,符合《内部控制基本规范》的要求,公司不存在会计基础薄弱的情形,与财务相关的内部控制制度得到有效执行。

 

注:本案例为亚华电子创业板IPO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