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对比亚迪的应收账款债权凭证用于背书转让或贴现时,是否满足终止条件,将“迪链”债权凭证列报于应收款项融资是否符合准则规定

发布时间:

2023-07-24

分享到:


问询问题

 
申请文件显示:
(1)报告期各期末,发行人应收票据及应收款项融资合计分别为 4,129.25万元、 6,666.25 万元、 11,933.01 万元和 24,425.85 万元, 2022 年 6 月 30 日对比亚迪的应收账款债权凭证(“迪链”)的应收款项融资期末余额为 24,522.29
万元。
(2)报告期各期末,发行人应收账款期末余额分别为 2,241.04 万元、5,711.40 万元、 9,616.33 万元和 19,957.59 万元。
请发行人:
结合应收票据管理制度、出票方信用等级、延期付款风险等,说明发行人将对比亚迪的应收账款债权凭证(“迪链”)用于背书转让或贴现时,是否预期满足终止确认条件,将“迪链”债权凭证列报于应收款项融资是否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
 

2

 

问询回复

 

1、公司应收票据管理制度、出票方信用等级、延期付款风险情况

公司将应收票据按承兑人分类为“信用等级较高的银行承兑的汇票”、“信用等级不高的银行承兑的汇票”和“商业承兑汇票”, 信用等级较高的银行指中国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中国邮政储蓄银行、交通银行、招商银行、浦发银行、中信银行、中国光大银行、华夏银行、中国民生银行、平安银行、兴业银行、浙商银行。

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第 23 号——金融资产转移》、《上市公司执行企业会计准则案例解析(2019)》中的相关规定,公司对收到的应收票据分类进行如下处理:

(1)由信用等级较高的银行承兑的汇票,其信用风险和延期付款风险很小,相关的主要风险是利率风险;信用等级较高的银行承兑的汇票随着票据的背书或贴现,信用风险及延期付款风险很小,并且票据相关的利率风险已经转移给银行,因此可以判断票据所有权上的主要风险和报酬已经转移,可以终止确认。 对于信用等级较高的银行承兑的汇票,公司既以收取合同现金流量为目标, 又以出售为目标的,在“应收款项融资”项目中列示;

(2) 由信用等级不高的银行承兑的汇票或商业承兑汇票,此类票据的主要风险为信用风险和延期付款风险。信用等级较低的银行承兑汇票或由企业承兑的商业承兑汇票背书或贴现,票据相关的信用风险和延期付款风险仍没有转移,不予终止确认。 对于信用等级不高的银行承兑的汇票或由企业承兑的商业承兑汇票,公司以收取合同现金流量为目标的,通过“应收票据”进行核算。

综上所述,公司对于应收票据的相关会计处理符合《企业会计准则》 的相关规定。

2、 公司将对比亚迪的应收账款债权凭证(“迪链”)用于背书转让或贴现时,是否预期满足终止确认条件,将“迪链”债权凭证列报于应收款项融资是否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

(1)公司将对比亚迪的应收账款债权凭证(“迪链”)用于背书转让或贴现时的会计处理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第 23 号——金融资产转移》的相关规定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第 23 号——金融资产转移》第七条规定:“企业在发生金融资产转移时,应当评估其保留金融资产所有权上的风险和报酬的程度,并分别下列情形处理:

(一)企业转移了金融资产所有权上几乎所有风险和报酬的,应当终止确认该金融资产,并将转移中产生或保留的权利和义务单独确认为资产或负债。

(二)企业保留了金融资产所有权上几乎所有风险和报酬的,应当继续确认该金融资产。

(三)企业既没有转移也没有保留金融资产所有权上几乎所有风险和报酬的(即除本条(一)、(二)之外的其他情形),应当根据其是否保留了对金融资产的控制,分别下列情形处理:

1、企业未保留对该金融资产控制的,应当终止确认该金融资产,并将转移中产生或保留的权利和义务单独确认为资产或负债。

2、企业保留了对该金融资产控制的,应当按照其继续涉入被转移金融资产的程度继续确认有关金融资产,并相应确认相关负债。继续涉入被转移金融资产的程度,是指企业承担的被转移金融资产价值变动风险或报酬的程度。”

公司根据上述企业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结合应收账款债权凭证(“迪链”)背书和贴现业务协议中的相关合同条款进行判断的具体情况如下:

1)应收账款债权凭证(“迪链”)背书转让后,受让人成为新迪链的持单人,获得应收账款下的全部权利,公司已将该项金融资产所有权上几乎所有风险和报酬转移,满足终止确认条件,故公司将已背书未到期的应收账款债权凭证(“迪链”)予以终止确认;

2)应收账款债权凭证(“迪链”)保理贴现后,基于相关协议中附带追索权条款,公司未将该项金融资产所有权上几乎所有风险和报酬转移,不满足终止确认条件,故公司将已保理贴现未到期的应收账款债权凭证(“迪链”)不予以终止确认。

(2)将“迪链”债权凭证列报于应收款项融资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

根据财政部《关于严格执行企业会计准则、切实做好企业 2021 年年报工作的通知》( 财会〔 2021〕 32 号)的相关规定,企业因销售商品、提供服务等取得的、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票据法》规范票据的“云信”、“融信”等数字化应收账款债权凭证,不应当在“应收票据”项目中列示。企业管理“云信”、“融信”等的业务模式以收取合同现金流量为目标的,应当在“应收账款”项目中列示;既以收取合同现金流量为目标又以出售为目标的,应当在“应收款项融资”项目中列示。

报告期内,公司收到“迪链”债权凭证后,管理方式包括背书转让、保理贴现和持有至到期。因此,公司管理“迪链”债权凭证既以收取合同现金流量为目标又以出售为目标的,在“ 应收款项融资”项目中列示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

经查询 A 股公司案例,亦存在将“迪链”应收账款债权凭证在“应收款项融资”科目列示的情况,具体如下:

综上所述,公司将对比亚迪的应收账款债权凭证(“迪链”)用于背书转让时因满足终止确认条件而予以终止确认,而用于保理贴现时因不满足终止确认条件 不予以终止确认,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第 23 号——金融资产转移》的相关规定;公司将“迪链”债权凭证列报于应收款项融资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

 

 

 

 

注:本案例为新铝时代创业板IPO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