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资时两股东误转账造成股份代持,股东均按各自名义股份行使权利,中介机构上市辅导才发现该问题。问询误转账导致股权代持的理由是否合理

发布时间:

2023-10-18

分享到:


问询问题

申请文件及首轮问询回复显示:

曹进曾存在股权代持的情形,由于 2018 年杨传华因操作失误向曹进转账 39.99 万元,之后曹进将前述资金转至发行人账户导致。 2018 年 8 月 5 日,发行人原股东路春茂、杨传华、路亿里、英萃投资、路千里、曹进与投资人龚九春、水晶球、周心鹏及发行人共同签订《华茂伟业绿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增资协议》。

请发行人:

结合杨传华和曹进均签署 2018 年 8 月增资协议的事实,说明杨传华误转账导致股权代持的理由是否合理,以及本次增资完成后至代持还原期间内, 该部分股份是否由曹进行使股东权利。

 

问询回复

结合杨传华和曹进均签署 2018 年 8 月增资协议的事实,说明杨传华误转账导致股权代持的理由是否合理

2018 年 8 月 5 日,发行人 2018 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决议同意发行人注册资本由 5,000 万元增加至 5,773 万元,同日,发行人原股东路春茂、杨传华、路亿里、英萃投资、路千里、曹进与投资人龚九春、水晶球、周心鹏及发行人共同签订《华茂伟业绿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增资协议》,其中约定曹进认购发行人本次新增的 4.65 万股股份、杨传华认购发行人本次新增的 28.00 万股股份,每股价格均为 8.60 元。

本次增资前后,杨传华、曹进持有的发行人股份情况具体如下:

基于杨传华的错误转账,在转账流水上形成客观的代持事实。曹进本次增资认缴出资的 39.99 万元实际来源为杨传华,具体情况为:2018 年 9 月 18 日,杨传华通过银行转账方式向曹进支付备注为“投资款” 的款项 39.99 万元,同日,曹进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向发行人支付备注为“ 投资款” 的款项共计39.99 万元。

本次增资前,杨传华、曹进已均是发行人股东、具备股东资格,不存在相关法律、法规和规范性文件规定的国家公务员、党政机关干部等股东不适格的情形,也不属于证监会系统离职的入股禁入期人员。此外, 本次增资前, 杨传华已持有发行人 29.20%股份,没有必要由曹进为其代持,上述代持关系的形成是基于错误转账的偶发性事件。经核查杨传华本次增资前后的银行流水,不存 在向曹进外的其他股东转账的情形, 亦不存在对本次增资的其他股东提供资金支持的情形。根据杨传华出具的《确认函》,杨传华没有为该次增资的其他股东或者其他第三方代持,亦无曹进外的其他股东为杨传华代持。

2022 年 2 月,曹进与杨传华签订《股份转让协议》,约定曹进将其持有的发行人 4.65 万股股份转让给杨传华,转让对价为 0 元。同时,双方共同出具《确认函》,确认上述转让股份的实际出资人和实际权利人均为杨传华,股份代持关系已依法解除,对于股份代持和解除代持的事实,双方不存在异议,亦不存在任何纠纷或潜在纠纷。

综上所述,基于杨传华的错误转账,在转账流水上形成客观的代持事实,曹进与杨传华主观上均认可代持事实,不存在争议,并已办理代持还原手续。因此,认定该次增资中曹进增资的 4.65 万股股份为代杨传华持有,具有合理性。

 

本次增资完成后至代持还原期间内,该部分股份是否由曹进行使股东权利

自本次增资至 2022 年 2 月曹进、杨传华代持还原的期间内,曹进、杨传华参加发行人股东大会的具体情况如下:

在本次增资时杨传华、曹进未发现转款操作有误,直至 2022 年初在中介机构对发行人上市辅导过程中,经梳理发行人股东银行流水后方才发现该等出资问题。在客观上形成的股份代持期间,曹进、杨传华出席发行人股东大会均按照其各自登记的 104.65 万股、 1,488.00 万股股份行使股东表决权,所有投票表决均出于个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因此,曹进代杨传华持有的 4.65 万股股份对应的股东权利实际上由曹进行使。

注:本案例为华茂伟业创业板IPO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