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人向境外出借外汇借款是否符合外汇、税收等法律法规规定

发布时间:

2023-10-19

分享到:


问询问题

申报材料及审核问询回复显示,黄奇俊自 2005 年至 2021 年长期向发行人股东提供大额境外借款。2021 年 2 月,全信控股将其持有的富岭有限 15%股权(对 应 957.75 万美元出资额)转让给黄奇俊全资持股的穀风投资,转让价格为 1.5035美元/注册资本。截至目前,穀风投资为发行人持股 5%以上股东。

请发行人:

说明黄奇俊境外借款及利息支付是否符合外汇、税收等法律法规规定。

 

问询回复

黄奇俊历史上曾向发行人股东提供借款的具体情况如下:

1、 2004 年 11 月-2005 年 12 月,黄奇俊向富林塑料提供借款情况

发行人设立时,考虑当时的政策环境及自身业务发展规划,中外合资企业在当时具有良好形象、便于开拓海内外市场,故富林塑料委托香港公司沪盛公司代其持有富岭有限部分股权,自富岭有限设立至 2005 年 5 月沪盛公司将其持有的全部股权过户给全信控股期间,原代持主体沪盛公司向富岭有限的出资及增资款合计 13.64 万美元,均来源于美国公民 Wang Xianxiang(江桂兰夫妇的朋友)提供的借款,由 Wang Xianxiang 支付给沪盛公司并由沪盛公司作为出资款缴纳至富岭有限。

2004 年 11 月, Wang Xianxiang 因个人资金需求向富林塑料提出收回借款,为归还上述借款,富林塑料向黄奇俊寻求帮助,出于朋友关系且信任富林塑料还款能力,黄奇俊同意向富林塑料提供借款,各方于 2004 年 11 月签署《协议书》,约定黄奇俊代富林塑料向 Wang Xianxiang 偿还原结欠借款本息合计 20 万美元。基于朋友信任关系且借款金额较小, 富林塑料与黄奇俊未约定利息。上述交易完成后,富林塑料结欠黄奇俊 20 万美元借款。

2005 年 5 月、 2005 年 12 月,因富岭有限增资,名义股东全信控股按等比例认缴富岭有限新增出资 28.97 万美元、 25.5 万美元,富林塑料再次就前述境外资金需求向黄奇俊寻求帮助,出于朋友关系及信任富林塑料还款能力,黄奇俊同意向富林塑料提供上述借款,并支付给全信控股由其作为出资款缴纳至富岭有限。基于朋友信任关系,富林塑料与黄奇俊未就前述借款约定利息。上述借款完成后,富林塑料累计结欠黄奇俊约 75 万美元借款。

2、 2014 年 6 月-12 月,黄奇俊向创始股东提供借款情况

2014 年 4 月,富岭有限拟通过增资及股权转让的方式搭建红筹架构以筹划海外上市,考虑到红筹架构搭建完成后,富林塑料的股东将最终持有富岭有限的股权,各方同意由富林塑料的股东承接富林塑料结欠黄奇俊的相关债务。为明确债权债务关系,黄奇俊、富林塑料及其当时的股东江桂兰、朱素娟、王信忠、胡乾、江金学(即创始股东,因股东江晗语尚未成年,未将其纳入协议签署)于2014 年 4 月 30 日签订《借款协议》约定:①确认截至该协议签订日,富林塑料结欠黄奇俊的 75 万美元借款转移至创始股东,创始股东对黄奇俊的相关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对内按其最终所持富岭有限的相对股权比例承担责任;②各方确认上述借款暂不约定借款期限,待富岭有限实现海外上市后创始股东通过分红或变现收益偿还上述借款,如后续公司海外上市主体上市后进行定向发行或创始股东减持相关股份的,黄奇俊将适时考虑参与上述定增或受让创始股东所持股份,如黄奇俊未参与上述事项,则创始股东在清偿上述借款时应按照香港同期贷款市场利率协商付息。

2014 年 5 月, 富岭有限增资, 全信控股作为显名股东认缴新增出资额 523万美元,黄奇俊同意向创始股东提供借款 523 万美元用于全信控股本次实缴出资。2014 年 8 月,全信控股受让富林塑料所持富岭有限 24.01%股权,约定本次股权转让对价为人民币 2,900 万(折合 471.6194 万美元),黄奇俊同意向创始股东提供借款 471.6194 万美元用于全信控股支付上述股权转让对价。因创始股东的上述境外资金需求, 2014 年 6 月-12 月期间,黄奇俊按照约定向创始股东提供合计约 995 万美元借款,并由黄奇俊直接支付给全信控股,由全信控股用于实缴出资和支付股权转让对价。

2015 年 1 月 5 日,黄奇俊与创始股东签订《借款补充协议》约定:①截至该等协议签订日,创始股东累计结欠黄奇俊 1,070 万美元,创始股东对黄奇俊的相关债务承担连带责任,但创始股东之间按其最终所持富岭有限的相对股权比例承担责任;②创始股东应在取得包括但不限于境外分红、股票变现等收入后向黄奇俊偿还借款,创始股东承诺其向黄奇俊偿还借款本息应不晚于该补充协议签订 之日起 6 年。

3、 2021 年 2 月,创始股东以多方债务抵免方式结清借款

2020 年初, 结合中概股公司在美股融资能力的考虑及公司未来战略发展规划,创始股东有意将富岭环球私有化并从纳斯达克交易所退市,同时拆除红筹架构回归境内 A 股上市。基于私有化退市的境外资金需求并结合创始股东结欠黄奇俊的历史借款,创始股东与黄奇俊协商由黄奇俊提供部分私有化资金,并就私有化及过往债务的清理达成一揽子交易的合意。

根据创始股东与黄奇俊于 2020 年 7 月 31 日签订的《合作框架协议》及富岭环球私有化完成后签订的《合作框架协议之补充协议》《合作框架协议之补充协议二》:

(1)《合作框架协议》约定:①在上述私有化及重组完成后,黄奇俊或其指定主体最终将取得富岭有限 15%的股权,黄奇俊或其指定主体取得上述 15%股权的对价将参考红筹架构拆除时富岭有限的评估价值,由各方另行协商确定。②黄奇俊或其指定主体将在530万美元至600万美元区间内通过支付其认购合并母公司 15%股份对价的方式为富岭环球的私有化提供资金支持,具体金额将基于最终确定的富岭环球私有化成本及相应的资金缺口确定。③确认创始股东基于《借款补充协议》结欠黄奇俊 1,070 万美元整;该等欠款将通过多方债务抵扣的方式与黄奇俊或其指定主体应承担的富岭有限 15%股权的转让对价进行抵扣,于全信控股向黄奇俊或其指定主体转让富岭有限 15%股权完成之时即告结清。④如黄奇俊或其指定主体实际承担成本(即:黄奇俊或其指定主体承担的私有化对价+黄奇俊提供的 1,070 万美元借款)超出届时确定的富岭有限 15%股权的转让对价的,则差额部分应由拆除红筹架构后的富岭有限对黄奇俊或其指定主体以利润分配的方式补偿,以降低乙方承担的私有化对价;如黄奇俊或其指定主体实际承担成本低于届时确定的富岭有限 15%股权的转让对价的,则差额部分由黄奇俊或其指定主体另行向全信控股支付。

(2)《合作框架协议之补充协议》《合作框架协议之补充协议二》约定:① 各方同意 2021 年 2 月穀风投资受让全信控股持有的富岭有限 15%股权的转让对价在参考富岭有限截至 2020 年 11 月 30 日账面净资产评估价值的基础上,经各方协商后确定为 1,440 万美元。②原全信控股应收黄奇俊(穀风投资)的股权转让款中的 1,070 万美元,在全信控股、富岭环球、 Parent Co 逐层注销后,逐层清算分配转为 Parent Co 应收黄奇俊(穀风投资)债权 1,070 万美元,创始股东各自平台公司应从 Parent Co 取得的股份回购款合计 1,070 万美元(实际约为创始股东取得 Parent Co 权益的实际投资成本),形成 Parent Co 应付创始股东 1,070万美元债务,上述债务通过多方债务抵免相互冲抵,即黄奇俊(穀风投资) 结欠1,070 万美元转让款与创始股东结欠黄奇俊的 1,070 万美元的债务通过多方债务抵免结清,各方无需另行支付。③确认黄奇俊在富岭环球私有化过程中承担合计约 576 万美元成本,均已由黄奇俊或穀风投资向支付代理机构支付;富岭有限红筹架构拆除后进行利润分配,其中穀风投资根据此前约定就其取得富岭有限股权成本为 1,440 万美元, 扣除债务冲抵金额 1,070 万美元,黄奇俊实际承担私有化成本为 370 万美元, 自富岭有限分得约 206 万美元分红。④黄奇俊(穀风投资)在私有化后通过 Parent Co 持有的富岭环球 15%权益在全信控股、富岭环球、Parent Co 逐层注销后应收 Parent Co 的股份回购款 370 万美元,原全信控股应收黄奇俊(穀风投资)的股权转让款中的 370 万美元(逐层清算上翻后为结欠 Parent Co 债务)与上述债务冲抵结清。

根据上述约定,创始股东结欠黄奇俊的 1,070 万美元的债务已与黄奇俊(穀风投资)结欠全信控股 1,070 万美元转让款通过多方债务抵免结清,各方无需另行支付。

境外借款及利息支付是否符合外汇、税收等法律法规规定

1、 境外借款及利息支付涉及税收管理相关

黄奇俊历史上向发行人股东提供的借款最终未结算利息,不涉及利息支付。根据《个人所得税法》,非居民个人从中国境内取得的利息所得,应按月或者按次计算个人所得税,有扣缴义务人的,由扣缴义务人按月或者按次代扣代缴税款。由于黄奇俊最终未实际取得利息收入,未产生来自于中国境内的应税所得,因此黄奇俊就该借款事项实际无需履行个人所得税缴纳义务,富林塑料及创始股东均不涉及相应的代扣代缴义务,故黄奇俊向发行人股东提供境外借款未违反税收相关法律规定,黄奇俊受让富岭有限股权时转让方已按照富岭有限公允价值计缴相应所得税。

2、 境外借款涉及外汇管理相关

黄奇俊历史上曾向发行人过往股东富林塑料提供境外借款,上述境外借款资金已由富林塑料委托黄奇俊在境外直接归还 Wang Xianxiang 的借款或直接支付给全信控股作为对富岭有限的出资款,并已按照相关规定办理了历次增资的外汇审批手续、取得国家外汇管理局资本项目外汇业务核准件,相关资金使用及结售汇未违反外汇管理相关规定。

根据《外债统计监测实施细则》(1998 年 1 月 1 日生效, 2023 年 3 月 16 日废止)、《外债登记管理办法》(2013 年 5 月 13 日实施)相关规定,富林塑料向黄奇俊借用外债应向相关外汇主管部门履行外债登记手续而未履行,存在外债登记瑕疵。根据《外债登记管理办法》 相关规定, 违反外债登记管理规定的, 依照《外汇管理条例》第 48 条进行处罚。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 48 条规定,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外汇管理机关责令改正,给予警告, 对机构可以处 30 万元以下的罚款,对个人可以处 5 万元以下的罚款:……(五) 违反外汇登记管理规定的。”

鉴于上述境外借款资金汇入境内已经过合法审批及外汇相关手续,未导致外汇流失,且 2014 年 4 月富林塑料的股东已承接富林塑料结欠黄奇俊的全部借款,至此富林塑料与黄奇俊的债权债务关系已终止,富林塑料向黄奇俊借用外债的事实已消灭。

根据 2020 年 10 月 1 日实施的《国家外汇管理局行政处罚办法》第十九条规定“对在二年内未被有权机关发现的外汇违法行为,不再给予行政处罚……前款规定的期限,从外汇违法行为发生之日起计算,外汇违法行为有连续或者继续状态的,从行为终了之日起计算。”富林塑料向黄奇俊借用外债的行为已于 2014年 4 月终止,自行为终了之日起至今已逾二年,因此富林塑料因上述登记瑕疵受到行政处罚的风险较小。

根据《外汇管理行政罚款裁量办法》第 9 条规定:“具有以下情形之一的,应当从轻或者减轻行政处罚:……(二)主动消除或者减轻违法行为危害后果的;……”。根据《外汇管理行政罚款裁量办法》 附件《罚款幅度裁量区间》的相关规定,《外汇管理条例》第 48 条对机构的罚款幅度裁量区间如下:(1)法定从轻或减轻:<3 万;(2)较轻情节(区间仅包含左端点):3 万-5 万;(3)一般情节(区间仅包含左端点):5 万-10 万或 10 万-15 万;(4)较重情节(区间包含左、右端点:15 万-30 万;(5)严重情节(区间仅包含右端点):无。根据《证券期货法律适用意见第 17 号》 规定:“有以下情形之一且中介机构出具明确核查结论的,可以不认定为重大违法行为:1.违法行为轻微、罚款数额较小;2.相关处罚依据未认定该行为属于情节严重的情形;……”。

鉴于富林塑料与黄奇俊的债权债务关系已于 2014 年消灭,且未导致外汇流失,具备法定从轻、减轻处罚的条件。因此,如富林塑料因上述借用外债未办理外债登记事项受到行政处罚,根据上述《罚款幅度裁量区间》的规定, 适用法定从轻或减轻情节的 3 万元以下罚款, 金额较小;且根据《罚款幅度裁量区间》的 规定, 《外汇管理条例》第 48 条所处罚的行为无“严重情节”的罚款裁量区间,不属于情节严重的违法行为。综上,如富林塑料因上述事项受到行政处罚,亦不属于重大违法行为。富林塑料系发行人过往股东,退出持股多年,即使因此受到行政处罚亦与发行人无关联,不会对发行人本次发行上市构成实质性障碍。

经核查国家外汇管理局网站的外汇行政处罚公示信息,截至本回复出具之日,富林塑料不存在因上述登记瑕疵受到外汇管理部门行政处罚的情形。

2014 年 4 月,富林塑料原股东(创始股东)承接富林塑料结欠黄奇俊的全部借款,前述境外借款的借款人变更为创始股东, 2014 年 6-12 月,黄奇俊向创始股东提供境外借款,直至 2021 年 2 月前述境外借款通过多方债务抵免方式予以结清,创始股东不再结欠黄奇俊借款。2014 年 6-12 月的境外借款已由创始股东委托黄奇俊直接支付给全信控股用于实缴出资和支付股权转让对价,并已按照相关规定办理了历次增资、股权转让对价支付的外汇审批手续、取得国家外汇管理局资本项目外汇业务核准件。

根据《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二十一条的规定,“境内个人向境外提供贷款、借用外债、提供对外担保和直接参与境外商品期货和金融衍生产品交易,应当符合有关规定并到外汇局办理相应登记手续”。根据《个人外汇管理办法实施细则》第二十三条规定“根据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的进程,逐步放开对境内个人向境外提供贷款、借用外债、提供对外担保以及直接参与境外商品期货和金融衍生产品交易的管理,具体办法另行制定。”

创始股东向黄奇俊借款属于境内个人借用外债, 根据中介机构电话咨询国家外汇管理局浙江省分局,外汇管理部门资本项目下目前只对境内机构的外债业务予以登记,暂无境内个人借用外债的登记通道,实际操作层面无登记路径。因此,个人境外借款因实操层面无法办理登记而导致存在外债登记瑕疵,但相关规定均未明确禁止个人借用外债, 个人境外借款不存在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的情形。

根据《个人外汇管理办法》 相关规定, 违反该办法规定的, 由外汇局依据《外汇管理条例》及其他相关规定予以处罚。鉴于《个人外汇管理办法》及《个人外汇管理办法实施细则》 等相关规定均无针对上述事项的具体罚则, 如个人境外借 款被外汇主管部门参照《外债登记管理办法》 相关规定而依据《外汇管理条例》进行处罚,则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 48 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外汇管理机关责令改正,给予警告, 对机构可以处 30 万元以下的罚款,对个人可以处 5 万元以下的罚款:……(五) 违反外汇登记管理规定的。”

鉴于上述境外借款已于 2021 年 2 月通过各方债务抵免方式结清, 距今已逾二年,且富岭有限历次增资、股权转让已经过合法审批及外汇相关手续,上述个人境外借款未导致外汇流失, 具备《外汇管理行政罚款裁量办法》 规定的法定从轻、减轻处罚的条件,根据《罚款幅度裁量区间》的相关规定, 适用的罚款金额较小(适用法定从轻或减轻情节的,对个人处以 1 万元以下罚款);同时,根据《罚款幅度裁量区间》的规定,《外汇管理条例》第 48 条所处罚的行为无“严重情节”的罚款裁量区间,不属于情节严重的违法行为。因此,创始股东因个人境外借款未办理外债登记事项受到行政处罚的风险较小, 如创始股东因上述事项被外汇主管部门处罚,亦不属于重大违法行为。

发行人全体创始股东已出具承诺:如因富林塑料或创始股东历史借用外债事宜导致发行人遭受处罚或承担任何诉讼、损失或遭受其他不利后果的,全体创始股东将足额补偿发行人因此遭受的全部或有损失。

综上所述,黄奇俊向发行人股东提供的境外借款不涉及利息支付,不存在违反税收相关法律规定的情形。鉴于富林塑料及创始股东的境外借款资金均用于支付增资、股权转让款或归还原境外借款,相关资金汇入境内均已办理合法外汇审批手续,相关境外借款已结清,未导致外汇流失,且相关借用外债行为距今已逾二年,创始股东借用外债不存在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的情形,故上述外汇登记瑕疵受到行政处罚的风险较小,如因此受到外汇主管部门的处罚亦不属于重大违法行为;且富林塑料系发行人过往股东,已退出持股多年,即使因此受到行政处罚亦与发行人无关联;发行人全体创始股东已出具承诺承担因上述外债借用事宜造成的全部或有损失;因此上述事项不会对发行人本次发行上市构成实质性障碍。

注:本案例为富岭股份主板IPO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