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资产入表,对企业有哪些影响

发布时间:

2024-01-05

分享到:


数据资产入表正式实施

根据财政部2023年8月21日发布的《企业数据资源相关会计处理暂行规定》(以下简称《暂行规定》),于2024年1月1日起施行。

数据是数字经济的关键要素,一系列数据资产化政策、标准陆续出台,北京、上海、广州等地 纷纷发布地方数据要素发展规划。

预计到 2025 年,中国数据交易行业市场规模有望达到 2046 亿元, 年复合增长率可达到 34.9%。

数据资产入表正式实行,那么这对企业的最大影响是什么?

有专家分析说,数据资产入表后将影响上市企业的估值,因为该规定适用于企业按照企业会计准则相关规定确认为无形资产或存货等资产类别的数据资源,以及企业合法拥有或控制的、预期会给企业带来经济利益的、但由于不满足企业会计准则相关资产确认条件而未确认为资产的数据资源的相关会计处理,本质是上对原有会计准则的一个补充,是对原本无法认定为无形资产或存货类的数据资源开辟的一个特殊的专用“绿色通道”,让这部分数据资产从费用端有条件地挪移至资产端,从而减轻数据资产投资对企业的当期的收益影响,并作为资产可以多年摊销而鼓励企业加大对这部分投资的投入力度和比例。

 

也有专家说,数据资产入表后,企业将重视对数据的管理,包括不限于对现有数据资源的盘点、清洗、提质、入湖、资产化、价值化。因为该规定了数据资产采用强制披露和自愿披露相结合,企业应主动按照企业会计准则和《暂行规定》的披露要求,持续加强对数据资源的应用场景或业务模式、原始数据类型来源、加工维护和安全保护情况、涉及的重大交易事项、相关权利失效和受限等相关信息的自愿披露,以全面反映数据资源对企业财务状况、经营成果等的影响。很显然,这将促使企业资产、会计、资本、审计、IT等部门更加重视数据资源的管理。

还有专家说,数据资产入表后,企业会更加重视数据资源的安全,会加大数据安全领域的投入,包括对于企业内的数据的产生、编码、生成、存储、流转、加工、使用等会全过程、全生命周期的加强监管。《暂行规定》兼顾信息需求、成本效益和商业秘密保护,创新提出自愿披露方式,并围绕各方关注对披露重点作出规范和指引。近些年不少企业开始重视相关专利、知识产权等无形资产,而在以数据为原料的大数据、人工智能时代,数据作为可以提炼出真金百银的重要生产资料,更应受到关注和保护。

当然,上述专家从各个角度的观点不错、都值得关注。但对企业来讲,最直接的影响是什么呢?难道仅仅是增加一些会计科目进行报表披露?

正如《暂行规定》明确要求的那样,企业在编制资产负债表时,应当根据重要性原则并结合本企业的实际情况,在“存货”项目下增设“其中:数据资源”项目,反映资产负债表日确认为存货的数据资源的期末账面价值;在“无形资产”项目下增设“其中:数据资源”项目,反映资产负债表日确认为无形资产的数据资源的期末账面价值;在“开发支出”项目下增设“其中:数据资源”项目,反映资产负债表日正在进行数据资源研究开发项目满足资本化条件的支出金额等等?

很显然不止如此。对企业最大的影响,将是对企业IT投资、数智化项目建设产生直接影响。下边从几个方面分析。

 

PART1
数据资产入表将释放数智化项目投资潜力

近年来,尤其是疫情后因为众多行业市场需求不及预期,内外双循环体系正在培育过程中,企业普遍希望能够大力投资数智化系统应用,帮助企业实现产业升级、数智化转型,利用新一代“云大物移智驱5G”等信息通讯技术(ICT)赋能业务、提升管理、服务客户、激活组织、提高经营绩效。

但由于需求疲软、产销量增长乏力、价格竞争激烈,对企业当期的现金流程产生了较大的压力,企业在决策IT项目时,普遍存在着对一方面要生存,一方面要发展的平衡与顾虑,如果将较多的资金投资于未来、投入数智化项目,会害怕影响到企业当前的运营、甚至于担心企业能否撑到未来,会影响到对当前营销、生产、技改、专业人才引进等重点事项的投入,使得IT项目的投资决策变得周期长、难以决策、甚至不敢投资、减少投资、取消投资等。

那么数据资产入表推行后,将会大大缓解企业在这方面的顾虑,IT项目建设与投资,尤其是对企业全局性业务与体系产生重大系统性、甚至是颠覆性影响的数智化项目建设,会变成像投入一条或多条生产线一样,为企业投资一条“印钞机”,可以从根本上解决企业在IT投资方面的后顾之忧,企业的数智化投资将轻装前行、释放出投资潜力

 

PART2
数据资产入表将促使企业IT建设管理专业化

在过去,企业在投资IT项目时,与西方先进国家相比,除少数国央企业和头部民营企业,普遍存在投资额度和投资周期不足。一方面企业在自有IT专业人员投入不够,缺少专业团队与高素质的内部专家群,企业在大型复杂项目建设中缺少必备的系统规划师、架构师、系统集成工程师、数据安全专家、数据分师等专业人才。另一方面,由于项目投资额度不够,为企业提供专业服务的厂商,也很难派出足够多的专家到现场为企业提供专业化的服务,IT服务专业厂商只能依托标准化的套件或软件包、SAAS服务包等复制、规模化销售来勉强维护生存。

而数据资产入表则要求企业必须与时俱进改变现状。一方面,《暂行规定》要求数据资源不管作为无形资产还是作为存货,要想入账入表,必须要有经得起审计的原始依据(详见《数据资产入表如何落地》)。例如,占企业IT投资较大一部分是投入是企业内部人员作为项目组成员参与项目的投入,当期相关人员的薪资由原有部门承担,要把这部分投入进行数据资产的成本项进行确认的话,则需要企业对相关人员参与IT项目的时间、工作内容、工作成果与产生的价值等进行记录。因此,这里边涉及以下三个方面

一方面,企业要对IT项目纳入信息系统管理。企业今后的IT项目建设要由IT系统支撑,对IT项目的全生命周期进行规范化的全过程管理,包括立项、可研、概算、概要设计、详细设计、系统选型或开发、产品实施与开发、测试与上线、运维与运营,都要有详细的文档,将成本线、时间线、进度线、资源线、安全线、质量线等纳入数智化项目管理系统,进行全面的精细化管理,当然,可以开始粗一些,再逐步精细。

另一方面,企业要重视IT项目过程管理。由于数据资产入表,要求要对重要的节点有原始的凭证作为入账或认定的依据,例如,对于企业内部人员作为项目成员参与项目的成本投入,则需要结合相关人员的考勤、项目工作任务书、工作日志、项目验收材料等进行确认,相应的企业就需要把IT项目管理的每个环节都管理起来,并且相关责任人要在相关系统里或纸质文档上签字。同样,企业也会对来企业内部实施项目的现场实施人员、第三方监理(如有)人员等进行全面的管理,包括考勤、项目过程文档、项目交付物等。

第三个方面,企业将会成立独立的数据资产管理组织。前几年,以央国企为代表的行业龙头企业,纷纷成立数科公司,以专业化的组织来解决大型集团企业自身数字化建设与产业数字化问题。从实际情况来看,除少数外,多数央国企数科公司因缺少市场化运营机制,主要将集团的数智化需求转包给外部厂商,较难研发出具有市场竞争力的产品和服务,并向社会提供规模化的质优价廉的专业服务,很难真正走出所在集团的内部圈子。数据资产入表后,部分央国企和龙头民营集团会成立专门的数据资产管理组织(或者在原有数科公司经营范围里增加数据资产运管新职能),作为数据资产价值化运作的专业组织,负责对集团数据资产进行统筹运营、对外销售和提供对外服务等价值变现工作。

 

PART3
数据资产入表将促使企业重视IT项目过程资产管理

为了数据资产能够创造最大化的价值,数据资产入表其实只解决了会计层面的入账、法律层面上的合规“准生”问题,数据资产要想真正在企业里发挥价值,作为一项业务和利润来源或者是成为企业的增长曲线,则主要看数据资产能否为内部带来价值和从外部带来经济收益。

企业将加强IT项目价值的量化管理。过去,企业普遍对以IT项目产生的内部价值进行衡量,企业往往是凭感觉进行判断,大多从定性的角度进行估算,较少真正做数据资产或IT项目的量化价值测定或外部鉴定——很显然,这些都需要额外的投入,那么数据资产入表后,企业不管是否为了资本化IPO市,都应该开展项目上线前后的应用价值测量,上线或应用前采集相应的数据,作为评测的基线,上线或应用后再次对相关数据进行采集,同过对比评价、专业分析,得出IT项目或数智化应用、数据资产的量化效益。同时,针对IT项目价值的量化管理,还有一种方式,就是聘请外部机构进行量化鉴定,有些项目其价值或收益可能较难直接计量,比如不少管理信息化项目,普遍难以真正全面的对效果与价值进行评测,则可以由专业的评测机构,利用相关数据模型或数据库进行测算。

当然这些只是成本侧的过程管理。而数据资产收入侧的管理则更为重要,企业要将数据资产变现,最好是作为存货销售出去——因为数据资产的有几个重要特点,一是它比较轻量,一般不需要大卡车、火车、轮船来运输;二是数据资产可以无限量地反复销售,即经过脱敏处理更好的数据,不管是许可的方式还是买断的方式,都可以卖给无数个用户,而且卖完后,自己还有,一点也没有少,永远不增不减。还可以进一步加工销售,就像海水一样,无穷无尽。三是可以销售给不同的客户。可以卖给研究院所、也可以卖给设备供应商、还可以卖给市场调查机构、政府、非公益组织等等。

当然,对于非软件类企业来讲(软件企业在软件销售中由于没有进项税,通常采用的是先征后退),数据资产作为存货销售,其实也涉及相关税务问题,目前仍将按一般商品缴纳增值税,因此相关成本侧的原始凭证收集会非常关键,目前来看,这一块儿尚未有更好的办法,解决数据资产企业自身投入部分的进项税问题,这些有待政策的进一步完善。

如果条件不具备,作为无形资产进行对外提供服务,作为服务内容的一部分,加上企业的专家专业服务,甚或包括企业一些专有的设备或其它固定资产,如数据分析工具、化验实验室等,提供给客户也一样可以将获得的收益入账。甚至有的专家从流程的简化便接、数据安全等角度(企业的数据或会涉及员工个人数据的隐私、公共数据的书面授权等)直接建议,优先考虑采用无形资产的方式,将数据资产入表。

 

总之,归纳一下,数据资产入表对企业最直接的影响,其实就是对IT项目的投资的影响,包括投资决策、项目过程管理与后评价等。相信数据资产入表作为催化剂,加以时日,必将能催生10万亿级的企业2B数据市场,将为中国企业迈向世界一流提供新的动力,助力中国企业在数智化转型过程中轻装上阵、快速见成效、提供新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