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并报表数字化之财务数据集中模式分析与选择

发布时间:

2022-09-16

分享到:


随着数字化时代来临,财务数字化已成为集团CFO必修课,合并报表系统作为企业数据的核心加工及承载系统,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企业关注。

 

01“正向出表、反向追溯”成为报表应用需求焦点

从报告的应用来看,无论是刚性的对外披露,还是对内的管理决策所需,都要求快速出具数据。从企业信息化的架构来看,基本会沿业务系统、财务系统、报告分析系统三层构建;合并报表系统为顶层应用,在快速出表基础之上,要求能穿透查询底层数据,保证数据可信。

因此,从业务到财务到报告,快速出表;从表到账,层层追溯,实现数据可信,成为企业合并系统建设的核心诉求。

 

02 ”核算  分散,账表分离“成为报告应用的瓶颈

集团公司往往都存在众多异构核算系统,或者虽然采用了同一核算软件,但是不同业务板块采用不同的主数据和业务规则。因此,在编制合并报表时需要增加数据标准化转换。系统越多,财务人员花费的确认时间就越多,报告编制周期就会越长。

在反向可追溯、保证数据可信的基本原则下,合并报表需要实现从集团合并报表到单体报表,再从单体报表到科目余额、凭证以及业务单据的追溯查询,随时发现问题、随时分析问题。然而,核算系统与报表系统分属不同软件模块,且存在多核算系统的情况,因此,给数据的追溯联查造成较大的难度。

经过多年探索和应用实践,业界出现了两种合并报表建设应用模式,本文对这两种应用模式进行分析探讨,供大型合并报表系统建设参考。

 

03 以数仓凭证池解异构之殇,但应用效果褒贬不一

不统而统,简单易推行

部分大型企业认为,由于多元化经营等种种原因难以进行核算系统的整合及核算的标准化。为满足报告端数据集中的要求,建立通过数据仓库凭证池整合来自用友、金蝶、浪潮、新中大、久其、SAP、Oracle等各种核算系统的所有子公司凭证数据,然后通过对凭证的增强、清洗、标准化等加工成合并会计科目表,再集成到合并报表系统中,从而让企业无需更换任何核算系统即可实现集团层面的数据“大一统”。

图1 凭证池数据处理过程

凭证池合并的好处是可以支持内部往来凭证对账并快速定位差异原因、通过凭证池实现在合并报表系统追溯到会计凭证等。既实现了从“会计凭证——科目余额表——单体报表——合并报表”的正向解决方案,又支持”集团合并报表——子集团合并报表——单体公司报表——科目余额表——明细账——凭证“数据的一查到底,保持高度的可追溯性,无需为收集相关数据而等待。异构核算系统的财务数据一目了然,尽在掌握。
 

账账难核对,数据不可信

基于凭证模式下有核算账与标准账之分;核算是原始核算凭证、科目余额及报表信息;标准账是通过凭证池数据转换处理之后的标准凭证、余额及报表。 根据“账表一致、账实一体”原则,需要进行数据的核对。然而,在此模式下,用户参与的核心仅能参与单体报表环节,中间生成的科目余额表(基于合并会计科目表),与原核算系统核算会计科目表口径不一致,无法进行系统自动比对。因此,一旦出现单体报表不一致的情况,难以保证凭证池相关信息的准确性,导致数据不可信、不可用。

 图2  以OracleERP核算系统为例报表数据核对

数据量大链路长,效率不高

子公司关账是合并报表编制的起点,从科目余额表开始,编制单体报表及合并报表。然而,基本凭证池模式,需要复制凭证,重新标准化凭证,重新计算科目余额等,链路过长;且数据处理是基于凭证级的数据,数据量较大。这都极大程度影响了数据处理的效率。

04 以“一本账”模式解数据之难,账表协同效果佳

(一)以同构账表逻辑分离,数据耦合为主

账表逻辑分离:从账的角度,以统一财务核算体系实现精确核算,数据统一;从表的角度,以报告体实现单体及合并报表的编制;从数据耦合角度,以集成系统实现正向数据集成,反向数据联查。

现在比较流行的“一本账“模式,即通过统一财务核算软件、统一财务主数据、统一财务核算规则等实现全集团财务统一集中核算,在此基础上与合并系统对接。合并系统可以通过多维钻取查询完成“集团合并报表——子集团合并报表——单体公司报表——合并会计科目表”的穿透查询,合并与核算系统之间厂商已经做了无缝衔接,可以支持从合并会计科目表到核算会计科目表的链接查询,最后再通过核算系统本身功能实现“科目余额表——明细账——凭证”穿透查询。

图3  “一本账”模式下的报告生成与追溯查询

这种模式下,没有额外的数据处理成本,大一统的财务核算不仅方便管理,也大大降低后续升级改造运维等运营成本,其实是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案。随着软件技术的不断发展和集团管控意识的加强,这种模式是投入少、效果好的最佳解决方案。

(二)以异构系统“科目余额集成”模式为补充

对于异构核算的合并报表,建议采用科目余额集成模式,即通过合并系统平台采集来自不同核算系统的科目余额数据,生成统一的合并科目余额表,再通过合并科目余额表映射生成单体报表,最终形成合并报表,再通过多维模型反向穿透查询。这种模式与集团现实管理模式是相匹配的,相对而言比较切实可行。

图4 “科目余额集成”模式合并报表

如果非要在技术上追求数据“大一统”,比如采用数据中台实现凭证集成再做加工处理等,不仅在开发、维护上需要巨大资金投入,数据处理过程中财务人员也必须参与制定规则、参与数据确认等,这需要一个专业的数字化团队才能做到。在合并报表上是否要支持穿透凭证这个问题上,仁者见仁,智者见智,需要每个企业根据自身需求,结合成本效益分析进行决策。
 
 

建议与展望

在数字化转型的今天,集团财务数据集中是必然的趋势,这就需要集团企业提升自己的大数据管理能力:一方面可以通过业务和财务共享的方式实现凭证和单据级基础数据的标准化输出;另一方面通过集中的合并报表系统应用对数据按统一规则加工处理,生成合并报表;集团企业通过技术手段实现同构和异构系统之间数据的正向生成和反向追溯联查,从而实现集团公司合并报表到单体公司会计凭证和业务单据的层层穿透,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数据洞察,为企业数字化转型奠定坚实的基础。